原标题:此情无关风月——考研记事

和老郭再聚到一块儿吃个饭,已是复试结束后一月、复习开始后一年了。

而多年之后,回想起来20岁这年的事,能记得的,一是骑了兰州,二是考研。只此两件吧。

大三寒假过后的3月初,大学的第六个学期开始,初到学校,依旧对上课不太上心。翘掉了许多没意思的课天天跑到图书馆,找到感兴趣的书一待就是一晌。开学后就这样过了两周,日子倒也是很潇洒。直到老郭说去地下室用20m的带宽下载那100多g的考研视频,才开始想这问题。几经考虑,终于决定还是准备复习。

且不谈得失与否(这自是在之前的“几经考虑”里)。既然决定了要做此事,自当全力以赴。确定下来要考之后,剩下的就是确定方法了。老郭自开学已开始准备,多有规划。遂与老郭深入探讨,参考其计划、听其建议,最终确定了大致的复习规划,先从看数学视频开始。3月15号,平板中午送达,下午即去考研自习室教六501开始看数学视频。开始了在501的一年又一星期的复习经历。

开始时报考学校迟迟未定,主要也还是没能定下城市。对我而言,更主要的还是对城市的选择,一旦能把城市定下,每座城市基本上也就那么几所学校可供选择了。对西安这座城市的热爱自然无需再废过多笔墨去描述,但年轻人总归还是要多看看外面的世界。虽然安稳,但还是不能久待长安城中,正如许巍唱到的“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吧。多方考虑,选择了离家也不太远的这个南方城市,城市定下后,筛选了在宁的工科高校,学校也就很快定了下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及至清明,本欲骑个长途,查天气预报发现几个打算去的目的地——武汉、重庆、兰州,假期内皆多雨。遂去了姐姐那里,到苏州城玩了玩。回西安时,又取道南京,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竟突然降温至6℃,站在玄武湖畔冻得瑟瑟发抖。联系到了15考研的戴学长,得到了专业课资料。回西安的火车上,听着这首《春末的南方城市》,看着车上的白领睡意朦胧隔着眼屎看着我,这真让人心慌。回去后基本上每天都去501,一天看个几节课,边看视频边做笔记。4月15号才把老汤的高数基础班视频看完了。

4月17,陆军可可从安阳郑州来西安,后小立从郑州来爬华山再次未果,好友数人在长安聚玩了几天。转眼五一,想着往后一年几无骑车机会,忙里偷闲定要骑个长途。多方联系,难寻队友。正犹豫是否单骑兰州,在好友群里说后,陆军就打算同行。就这样,从西安走后一周,陆军又从安阳赶火车来了西安。两人骑了五天到了兰州,又多谢秋雨兰州接待。从兰州回来,赶上robomasters机器人比赛,虽是打酱油,但离比赛日子不多,所负责哨兵仍未完工,又花了几周时间在工训调试。常常白天金花上完课去曲江,晚上1点多再从曲江打车回来,叫醒舍管阿姨开门回宿舍。此间用在复习上的时间较少,5月25号比赛算是结束,遂放下比赛,不再参与后续工作,把中心转移到复习上。却又赶上课程结束、期末考试,平时不经常去上课,每门课又得靠前突击三四天。如此每周都有考试,边复习要考试的科目边坚持每天看数学视频。

6月10号,倒计时200天时,高数强化课还没有看完。6月中旬,他们考六级占用考研自习室501考场,又得重新占座。当天17点30考试结束,结束前不让上楼梯。灵光一闪,从地下室绕道乘电梯上五楼,发现老郭已经在五楼门口等着了。进501时考场还没交卷,想着还能占到原先的靠窗的座,到交完卷后进去找座时发现好多已经被在考场考试的考生给占了,最后无奈坐到了人来人往的第一排中间。后来,在这个座位上待的时间比在宿舍都多。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7月初,实习十堰两周。在十堰宿舍条件较差,12人一小房间,三个房间联通,闲时几乎都在打牌,喧闹之中在上铺带上耳机,看完了线代的视频、做了几篇英语阅读真题。实习结束,去武当山游玩后返回西安。花了几天看完了线代概率论视频及 的线代、概率论讲义,8月5号开始了复习全书。

假期的一个多月真的是最宝贵的时间,此时没有其他杂事要处理,可以一心一意的用在复习数学上。全心复习也差不多算是从回来后开始的。舍友都没留宿舍,自习室的人也少了好多,400人大教室经常在的也就20个左右,许是部分人回家复习了吧。每天早上8点去自习室,刷数学题到中午11点半去吃饭,吃完饭继续回自习室,玩儿玩儿手机、休息二三十多分钟继续做题。到下午5点半再去吃完饭,吃完饭依然回自习室玩会儿手机、休息片刻后继续演算,晚上又是状态最好的时候,一直到11点半回宿舍后再把扇贝的单词刷完、扇贝新闻的阅读任务完成。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数学复习全书从第一页慢慢的翻到了后面,而用作打草稿的a4纸也堆了上百页。从十堰回去后就再没出过学校,日复一日的每天重复着。8月底回家了五六天,又是各种事情赶在一起,在家就睡了两天,几乎一周天天都在火车上度过。也算是多少缓解了一下长期绷紧的神经。

9月初开学来校,开始了大四的生涯。开学不久下来了三年成绩,名次大降(气愤大光头老师),也开始保研申请的提交。几多考虑,填了自愿放弃推免表,安心下来复习。大四安排的也有四门课,基本上都没怎么去过,点名点就点了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开学后就再也没有假期那么好的状态了,实验、点名、作业各种事分散精力。9月5号看完了第一遍复习全书及配套分阶练习、也开始了专业课的复习,一个月看完了电路课本及课后题,又用了半个月看了西交陈燕的习题。

十一假期的前一周骑了趟分水岭,久不运动,身体大不如从前。至青岗树腿抽筋倒在路中,被队友扶起后又坚持十多公里,终于登顶。骑完回来,神清气爽、满血复活。骑车和考研一样的,需要的都是坚持。十一就再也没出去,几天假期都待在学校,除了陆军和欢欢骑青海湖回来路过西安时陪着出去转了转,也算是调节了一下吧。(you guys,你们这些人每次见到都非常开心,感谢有你们)

十一后开始了看政治,以 的精讲精练为主。留给数学的时间更少了,基本上是半天数学、半天电路、两三个小时的政治。10月20号,把全书的第二遍看完了,差不多把数学基础打好,紧接着就开始了 的真题大全解、上手了数学三十年真题。此时还不知正式考试的考场,就每晚抽两个小时随机去一个教室,模拟考场做真题。

11月中后期,离考试不到两个月时,经常性失眠。平时一般都是2点多才能睡下,就只好每晚晚点回去,12多快1点回宿舍,早上九点多去教室。有一次躺在床上躺到2点多毫无睡意,尝试了种种办法,听了一两个小时的通话故事,无果。听了一个又一个催眠曲,什么α脑电波各种乱七八糟的都尝试了一遍。最后还是放弃了。反正也睡不着了,把扇贝新闻刷了一篇又一篇,打算等到6点宿舍门开了直接去自习室。就这样硬熬到了5点半,稍有点困意,半睡半醒到9点去了自习室。如此反复几天,万分疲惫,非常恐慌,害怕至极。失眠的感觉真是痛苦,放佛失去了睡着这个功能一样,就像是全世
此情无关风月——考研记事_复习(此情无关风和月小说免费阅读)插图
界都把你给抛弃了。再大的决心、再大的毅力、再大的目标,在你躺在床上闭着眼一个小时大脑却不愿休息后一切都将崩溃。(感谢阿黄)

11月26号,搬到了兰蒂斯。每天午饭、晚饭时回趟宿舍,和舍友边吃饭边看电视,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压力。每天早上8点,和送孩子们去幼儿园的家长一块出发,每晚十二点多从学校回来。来往在交大街的路上,却是背单词的好时间。半夜一人走在交大街回去的路上,时常是看着明月当空,看着旁边的西交,看着身后的西理,想着要考的东大,也是让人不住的心慌。最怕产生质疑:你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为了什么,路过了青春我们还拥有什么。

后来的时候,每天傍晚都站在501外面的阳台上,每天照一张对面理工大厦、古诚酒店大楼的风景。有的时候雾霾严重几天照出来的照片都一样,两座楼屹立在雾茫茫的空气中,偶尔也会空放晴,大楼的剪影垂在被夕阳烫成金色的西方,美不胜收。其实和复习的整个过程也是相似,每天的日子都平平淡淡,日复一日的三点一线,好像每天变化的只是日历上的数字而已。

临近考试时,已是深冬,天也黑得早了。晚饭后就已天黑,食堂到教六两三分钟的路程也能想好多事情,想到点东西就记到onenote上,到最后考试完竟也写了有数千字的长文。走在人影绰约的校园,法桐、古柏如巨兽守在空中,校园广播里播放出青春洋溢的音符,更加坚定的向着目标去奋斗(到最后,更多的应该是坚持吧)。教六的附楼里,一个又一个为了理想奋笔疾书、埋头苦背的少年坚定不移的走着自己的路。

考前一周时,赶上学校几门考试,基本上都是用半天时间去复习,匆匆应对考试。考图像时,老师不按常规出题,见到卷子直接愣了,只好从刚看过的书里想起相关的东西往上扯,最后幸而险过。专业英语根本就没复习,虽开卷考试却不知考点在哪,只得直接硬翻,却也势如破竹。考试时一心想着的是赶快做完卷子回501复习,基本上几门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写完就去交卷回501了。

12月24号下午,从宿舍拿了搬家的行李袋,把桌斗里的资料搬回宿舍,竟要两人才能抬得动。是日晚,11点把桌上所有的资料收进包里,背起包和老郭走出了501,倒也是一步三回头。突然想起了高考时老师说的那句话: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在501待了一年,在第一排坐了大半年,大教室的好多人虽不认识但大都面熟,一直在第一排坐着,甚至光从经过的脚步声中就能分辨出来好些人。

25号背着资料直接去了教二考场自习,算是提前进考场熟悉一下环境吧。做了几套各种辅导班发的政治选择预测题,和老郭互相提问知识点。英语作文之前一直没写过,最后一天下午,综合各种材料,终于算是写下了两篇框架。当天晚上10点即回去,把包放在宿舍,仅拿了本肖四早早回到住的地方。回去了又背了背肖四,11点20时就躺下准备睡了。一直以来习惯性的难以入眠,一遍又一遍的放着自己的催眠曲,快12点时有了睡意。半睡半醒间手机铃声又响了!收到一条“好好考试”的短信,关键是还不知道这个号是谁。惊醒后更加难眠,躺在床上闭上眼,却不停的想着各种事情,脑子根本停不下来,最后信马由缰的胡思乱想到将近两点才睡着。

12月26号,订好的闹钟是早上6点20的,睡了也就四五个小时吧。起来后把选择题又过了一遍,从兰蒂斯城赶往学校的路上,一个人走着真让人心慌。打开手机放起了beyond的海阔天空,“钢铁锅含着泪喊修瓢锅”的激昂声中前赴考场。冬日清晨天亮的晚,走到南门天桥上时,西望咸宁路的上空,理工大厦旁一轮明亮的圆月高悬。进食堂吃早餐时,餐桌上坐满了拿着“肖四”做最后突击的考生,仿佛救命稻草般的再进行最后的努力。我也拿出快要翻烂的“肖四”后面的答案,又温习了一遍各种大题的结构。8点赶去教二,进了考场,按部就班的进行了考试。政治基本上就是一直写个不停,想到与题目相关的知识点就都往上堆砌,选择题不能确定的都是要看运气了,一念之差对错相异。

考完政治和老郭去吃了午饭,感谢 不愧政治考研第一人,年年考生口口相传的“肖四”还是比较靠谱的。中午就没回住的地方,直接在宿舍休息了会儿,再把英语作文背背。下午考英语倒是最轻松的,大小作文四十多分钟写完了,阅读最简单的一篇六分钟刷了过去,完形也是出乎意料的简单,最难得反倒是翻译了。下午做英语还是有点困的,有一篇阅读做了将近20分钟了,检查了几遍后4点20,以为是5点半交卷想着竟然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4点半时监考老师提示还有半个小时才想起是5点交卷,幸亏不是考专业课。

考完英语回宿舍,网上各种泄题的消息已泛滥,政治英语均考前泄题。看这种东西影响士气,果断又把手机断网,不去管它。拿上数学、电路资料,和老郭又去考场刷了一遍数学、电路的真题,保持体感练练手。当晚又是早早回去,回兰蒂斯的路上依然坚持着把当天的单词背了。虽然考试结束了,扇贝背单词已经养成了习惯了,不会停止的。考英语的这天,是第293天背单词,背了9441个,阅读量也有了35万了。当天晚上躺在床上,比前一天要好多了,但还是到1点左右才睡着。

12月27号,早起到学校后,食堂里考生依然都在拿着资料翻看,不过手里的“肖四”换成了 的三十年真题。把往年错题大概浏览了一遍后去了考场,卷子发下来,大致浏览一下粗看都是常规题型,慢慢做下去发现越来越不对,和往年不是一个难度等级的。第一遍下来没做出来几道题,无奈只能硬下头皮,慢慢推理。题虽难,但绝不可放弃,尽量把能想到的与之有关的知识点列在草稿纸上一点点往题目上靠拢。直到交卷前一分钟还在写着,交完卷倒是没什么感觉,因为整个考试过程都一直在竭力演算,没有时间想卷子难易偏废。出了考场和老郭讨论,发现数二也是很难,就不再去想。已经过去的再讨论已没有意义,只会影响接下来的心情。

中午依然只回宿舍休息了一下,下午的专业考试稍微轻松。5个填空,一个6分,6道大题,一个15分。题型却都是见过的,比平时做的练习题难度低太多,没什么玩儿技巧的题,三相电路、二端口这些知识点甚至都没出现。不过计算量却稍大一点,计算器一直按个不停,为了提高准确率,几道题都是既用时域法又用拉式来验证了一遍。考场里有不同专业的考生,好多非理工科的专业课都特别简单,早早就封好试卷了。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后确定不会出现太大问题才停笔。(封完试卷时感觉能上140,最后万万没想到啊,唯一能解释的应该是计算吧)。把电路卷子塞进信封,贴上封条,在封条上写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默默地在想:考试,就这样完了?

考完试从教二回宿舍的路上,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整张脸都在生硬而固定的笑着,面部表情一直发抖。心里的一块儿石头落地,不管结果如何,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但求耕耘,莫问收获。尽了努力,剩下的就非人力所能为,结果自有“天注定”。晚上回到住的地方,十一点多就睡着了,果然是没有了那么大的压力。

复习到最后每天都有很大压力,不敢松懈半分。总是自己安慰自己,考完试就去做这、考完试就去干那。

本打算的考完试做的事:

1.酣畅淋漓的喝一场酒

2.考完试天天打羽毛球

3.看喜欢看的书

4.我的世界好好的挖一下矿

5.出去玩一趟。

结果到了最后真的考完试了,反而就只是结束当天晚上待在了宿舍,收拾资料,整理封箱。

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也没有再出去玩。进入“我的世界”,玩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累的不行,再也玩不下去了。

最后只是去图书馆借了几本喜欢的书,其后的日子还是每天去501看书。

成绩出来时,在天翔奶奶家。那天是科比的一个什么重要比赛。本来说是成绩下午3点出来,还是忍不住从早上一直刷新着学校网站页面。坐在电视前看比赛时看到手机推送了群里的消息,发了一个江苏教育厅的链接,群里的人通过这个链接都查到了。我手机打不开这个网页,进里屋用天翔在充电的手机打开链接,淡定的输入考号身份证号,浏览器里蹦出来了成绩,直接傻眼,339,电路97,太过失望。往年校线都335了,自忖已是失败,当即做好投简历的打算。从里屋出来默不作声,继续看比赛。又过了一会儿,群里消息学校网站的数据库也能登上去了,就又点进去查了一下,倒是个好消息。虽然分数没变,但校网站出了排名,20,据往年招生人数推测,今年也应在三四十人左右,再加上1:1.2的比例,推测进复试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这才与天翔、高强说了成绩出来的事情,又第一时间给老郭打过去了电话,说话时声音都在抖。当天回去,订下了翌日返西安的车票,早回学校准备复试。

到学校时,凌晨四点,喊醒舍管阿姨开门进了宿舍,收拾床铺休息了一上午,下午又回到了501开始看书。此时还不该补考,整栋宿舍楼来了不到10人,食堂也就中午、下午开一个窗口。关键是暖气要到3月1号开学才来,在宿舍时取了舍友被褥,铺了两床褥子、盖了两床被子。初到时考研自习室五层楼不到5个人,偌大的501四百人大教室就自己一人,在自习室更是冷的不行,都是穿着羽绒服又披了件厚外套,就差把被子披过来了。

本来复试打算考自控,想着本来自控学的不好,趁这个机会把自控好好学学,看了三天无奈实在太难,遂换成了微机。又跑了好几个书店,买了杨素行的微机教材。之前微机学的还算可以,根据经验,先花了三天看完了王爽的《汇编语言》,接着用了一周看杨素行的书,用了一周做了数遍的课后题。仪科笔试真题网上均不见泄露,无奈网上找了ic学院的几年回忆版微机题练手。看完课本就已经3月1号开学了。学校又安排的两周课设,整天在机房上机、做课设。3月4号,官网出了校线320,数学线75,均为历年最低。数学往年最低分还80呢。可见今年数学确实是挺难的。3月9号,院网站出了复试名单,才算是确定能够进复试。上午出了名单,下午订宾馆时已多被订完,房价也自然是特别的贵,当天也把车票订下了。接下来的几天,把大学学的所有的专业课都过了一遍,准备了英语自我介绍,把专业英语的课本也翻了翻。因为笔试的微机准备的还算可以,不怎么担心,而面试却不知道要怎么问,英语还好,不知道的是专业课会问到什么,只好所有专业课都大致看一下。

3月17号,坐上南下的火车,赴宁参加复试。火车离开西安时,想起了三年前初次离开家乡往长安读书,来西安的火车上写下了几句话:

“登车离站别乡关,

轻囊小箧赴长安。

少年何须恋桑梓,

赢得功成老来还。”

赴宁的火车上,再次听着这首《春末的南方城市》,看着车上的白领睡意朦胧隔着眼屎看着我,却也不是那么心慌了。

第二日清晨,火车过长江时已经9点,晚点了一个小时。再次站到玄武湖畔,已又是一年,其中辛苦努力亦是自知。轻车熟路出站乘3号线至鸡鸣寺站。不到12点,宾馆的房还不能住,在校园里转了转,又找到了同专业的几个准备复试的未来的同学聊了聊。午饭后去了宾馆睡了一下午,背上了包去中山院自习,复习第二天要考的笔试专业课,各种诵记微机的知识点。

3月19号早上7点多起来,吃了早饭,到大礼堂下等着要开始的考试考自控的同学大都比较淡定,考微机的孩子还都拿着资料,像背“肖四”一样做着临考前的突击。看着教室门口贴着的名单,发现复试的67个人选微机的就20个左右,心里各种忐忑,毕竟没见过仪科的微机真题,不知道要怎么出题。但转念一想,自己把书都看透了,再变化应该也不会偏离参考书目。8点进教室,领了体检表就坐到了贴着考号、姓名的座位上。也不再突击看书了,直接把包扔到了前面,和周围的同学聊起了天。9点发下了卷子,看到卷子的一瞬间直接就笑了,果然考察内容并不偏。只有少数几个考点自认为不是重点没有看却出现了,填空、简答就行考政治一样一直写,程序题又都非常简单。做了一个多小时基本上就写完了,剩下的一个多小时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无聊坐在那里等着收卷。

考完试下午闲来无事,和几个同学去了趟玄武湖转了转,过鸡鸣寺正值鸡鸣寺樱花大道上樱花盛开,三月江南,春光明媚,草长花开,又时值周末,游人甚众。站在玄武湖畔,隔湖远眺钟山,烟雾迷蒙。经玄武门绕明城墙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学校。去校医院参加体检后,和同学一块打印了面试专业题库。回宾馆休息后晚上又到中山院看题库,越是临考前越是看不下去(虽然之后证实所谓面试题库几无用处),晚上九点多就回了宾馆,背了背英语自我介绍后就去睡了。

3月20日又是早起准备面试,8点到中山院112集合。老师过来宣布了昨天的笔试有三人不及格,也可以参加面试,但确定要淘汰。老师没有说名字,直接读的考号,大家都翻出自己的考号,一位一位的听着,发现不是自己都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老师拿出了一个小盆子,里面一大堆纸条,让抽签决定面试小组。共四个小组,分在四个教室,每个教室一组面试老师,每组有16个左右的考生,依次进教室进行面试。我和一块儿的我们四个坐在了最前面先抽的,西电的老马抽到的2组3号,东北石油的老徐抽到了2组12号,中南的老陈抽到了4组2号。我的则最靠后,4组15号,几乎最后一个了。抽完后大家都去面试门口等候叫号,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同学进去又出来,前面的几乎每个都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西电老马进去了差不多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中南老陈则运气不佳,抽到的题都比较偏,刚开始面试老师又比较严格,不让重新再抽。每一个面试完刚出来的都会被在外面等候的围起来询问具体面试事宜,看看老师都问了什么,酌情修改自己的准备。我和老徐等到了中午12点,还不到我们,过了一会儿,接到通知让大家先去吃午饭,下午1点再继续面试。吃完饭等到1点多,终于到了我们,进教室站讲台上做了英文自我介绍,然后下来抽了一道英语题,两道专业题,然后又把参加比赛、获奖情况说了一下,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出来了。

面试完回宾馆休息了一下午,参考其他学院都是面试完当天都出了成绩,我们6点又去中心楼院办门口等成绩,一波又一波的考生在那等着。而院办里的老师在里面辛勤工作,迟迟不出消息。大家都在外面欢快的聊天,说不定就是将来的同学了。等到晚上8点半,还不见消息出来,就都不再等,散开各自回去了。

3月21日选择导师。本来通知的是10点半选择导师,可成绩还没出来,八点多就过去开始等成绩,9点40左右,网站上出了成绩,老师从院办出来说了学硕、专硕录取名额。学院网站上的成绩按考号排序,没给出排名。大家都忙着一个个数自己的成绩,自己算出来排名后才算确定能录取。取了双向选择表,联系导师。直到11点才确定了导师,导师在双向选择表上签字后,一切的一切才算终于尘埃落定。

复习开始的时候,亚马逊上买了一包五百页的a4纸,所有的草稿计算都写在了a4上,每用完一张纸,编号后记上日期,整理放好。考完下来,一包a4纸竟也用完,编号已编到了第506页了。五百多页的草稿纸,记录下了一天又一天的复习历程。基本上随便拿出任何一个做过的资料的某道题,三分钟之内都能找得到当时的计算过程。第一张草稿纸是看老汤视频讲极限时写下的算式,而写下最后一张是在南京,复试笔试微机前的晚上、中山院一楼写下的知识点。

考试过去之后,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新的日子赶着旧的日子而去,其中的人追着目标依旧坚定前行。

然而,开头的结尾的结尾的开头已经开始。

时间其实过的快着呢。

2016.4

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