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孤
个人公众号:林孤小姐(id:lingu1212)
淳朴善良的老实人,在悲愤中含恨死去了。
奸诈卑鄙的小人,披着人皮装模作样的,又光鲜亮丽的站在了聚光灯下。
我们痛恨于这个世界的不公
武汉理工大学,有毒王攀研究生博士生_网易订阅(武汉理工大学有哪些学院)插图
平、非正义。
1
2018年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从其宿舍楼顶跳楼身亡。
研三的陶崇园自杀了,自杀的背后,实际上是他杀!
生前,陶崇园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妈妈,我受不了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王攀老师。”

是怎样的精神压迫、是怎样的无法摆脱王攀老师,导致这个年轻的大学生被逼上了绝路?
导师王攀曾让陶崇园喊他“爸爸”,还大喊“爸爸我永远爱你”;
导师叫他时,必须立刻答“到”,并且经常要求陶某为其带饭;
陶崇园的成绩非常优秀,本科期间就获得国家奖学金和各种竞赛奖,还曾获得华中科技大学的保研名额,但最终在导师的“逼迫”下,他放弃华科,留在理工大读研;
据聊天记录显示,王攀曾长期让陶崇园送饭,打车、买车票、叫醒起床、找眼镜以及做其他与科研教学无关的事,并干预其出国读博、找工作等。两人的聊天记录还显示,王攀曾要求陶崇园叫他“爸爸”。
威逼利诱、言语侮辱、人格践踏,最终,陶崇园跳楼自杀了。
——距离今天,刚好是陶崇园自杀离世2年8个月整。

2
365天后,陶崇园自杀一年以后,导师王攀道歉了。
3月25日,武汉理工大学坠亡研究生陶崇园家属与其导师王攀签订和解协议,王攀道歉并赔偿65万。
一条人命,就值65万。
可悲的是,跳楼自杀的研究生,没有活着等到这一份道歉。
——可能少有人知道,王攀的道歉信,都是陶崇园家人写的,然后王攀照着a4纸念了一遍而已。
我无法压制心中的愤怒。
事后,武汉理工大学在处理王攀时对外高调宣布:
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并根据调查结果,校方停止了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对其作出了停职处理。
——这就是所谓的“严肃处理”、这就是所谓的“绝不姑息”。
注意,是“暂停”研究生招生资格,不是“取消”;是“停职”处理,而不是“革职”查办。
官方话语拿出了最严厉的措辞,用来安抚陶崇园的家人和忽悠大众。
——两年以后,背后的“潜台词”浮出水面。

3
2020年11月20日,一份公示名单,让衣冠禽兽的导师王攀,和“严肃处理”王攀的武汉理工大学,一齐上了热搜。
——当然,热搜的热度,一直在往下掉。
陶崇园跳楼自杀时隔两年后,校方一改前态,做出令众多师生愕然的决定:
2020年11月20日,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官网发布的《关于学校2020年通过博士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审核的教师名单公示》中,王攀之名赫然在列。
——陶崇园含恨自杀,王攀卷土重来。
黄沙泥土之下,尽是忠骨冤魂;大雅之堂之上,尽是沽名钓誉之徒。
这就是所谓的“严肃处理”、这就是所谓的“绝不姑息”、他们就是这样,净化校园风气、打击高校腐败的。
不是拿我们当傻子,就是当我们全瞎了。

陶崇园死去了,王攀依旧光鲜亮丽的活着;更多的研究生被逼跳楼了,更多的衣冠禽兽的教授和导师,取消资格、停职检查、道歉赔偿…
——事情热度一过、风声消散,人渣便可再活一次。
可那些死去的人呢?
让王攀继续招生,继续毒害下一个陶崇园,继续找一个人喊他爸爸?
是王攀有毒,还是武汉理工大学有毒,还是高校腐败学术不端已经滋生出巨大的毒瘤了?
旗帜鲜明的抵制恢复王攀招生资格。
——旗!帜!鲜!明!的!抵!制!

4
世间邪恶多如泥沙,好在,人间正义也没有死绝。
11月25日开始,武汉理工大学部分学生开始行动,他们制作了一个公开的网页,呼吁社会公众、校内学生和教职工通过实名签署联名信的形式(以下简称“联署活动”),抵制王攀恢复研究生招生资格。
联名信写道,身为关心校园发展的热心武理学子,我们呼吁永久禁止已故学子陶崇园导师、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教师王攀教师的招研资格。上述联名信写道,我们坚决反对此决策。
时代在进步,年轻人的三观开始有了是非黑白的界限。
——悲剧的是陶崇园死去了,幸运的是,更多的武汉理工学子,没有一味护短,而是勇敢站出来,选择了站在公平正义这一边。
这不是为了陶崇园一个人,这是为了更多的武汉理工学子,不再遭受王攀的毒害。

纵然武汉理工遮丑捂盖护短,但是互联网也是有记忆的。
——有些罪恶,越是想藏,越是欲盖弥彰。
只是令我格外疑惑的是,究竟是王攀导师学术造诣登峰造极、还是王攀个人背景强大资源通天,导致武汉理工要不惜触犯众怒也要护着这么一个“蛆”?
——偌大的一个武汉理工大学,除了王攀,其他导师就没有资格招人了?
陶崇园用自己的性命,逼走了武汉理工大学的一颗毒瘤,结果武汉理工大学自己又把这颗毒瘤给召回来了。
——是武汉理工中毒太深,还是这一条人命的代价,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过往历史,没有人再记得那个人渣教师刘兴林了。
出任校长的时候,刘兴林校长奸淫幼女,然后判刑7年;7年到期刑满释放之后,刘兴林又被继续聘请为学校老师,然后,刘兴林老师继续猥亵性侵了两个11岁的小女孩…
恶魔和人渣要是没有被一棒子打死,那么就会有更多的无辜善良之辈,遭遇毒手。
——武汉理工此举,究竟是想护住一个王攀,还是想继续毒杀更多的“陶崇园”?
学术腐败,导师无德,利益勾连,浑水摸鱼,劣币驱逐良币,真正有知识分子风骨的那一群人被赶走了,剩下的这一群獐头鼠目,只会把教育圈这一趟浑水彻底搅死掉。

5
两个月前,我曾撰文——《教育部给“世界一流大学”敲钟》。
针对教育部官网公布的《答复》中,“对于「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的提议,教育部表示「意义重要,将充分采纳」”
这个「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的提议,我当时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
两个月过去了,武汉理工继续中毒了,我今天再一次强调,并且再一次地呼吁呐喊:
旗帜鲜明地反对,硕博毕业生的自主权,全然交给导师“生杀予夺”。
——旗帜鲜明地反对!旗帜鲜明地反对!旗帜鲜明地反对!

为什么近年来各大高校,出现了多起研究生被导师猥亵性侵、被导师逼迫自杀的悲剧案例?——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导师的权力太大了!
而在研究生以死明志、拼死反抗之后,对于导师的惩戒又几乎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
陶崇园死去了,什么都没改变;王攀继续招生,毒依然还在,下一个陶崇园的悲剧,还会发生。
而今天,教育部提议,把研究生博士生能否顺利毕业的决定权,全然交给导师一人拍板决定。
——导师的权力被无限放大,学生的处境就会更加令人绝望。
再等到下一个陶崇园跳楼后,再来“严肃处理”、再来“绝不姑息”,然后道歉赔偿平息事件?
——那是对生命的践踏、那是对高校的侮辱、那是对学术的轻蔑。
高等 ,国之重器,教育基石,百年大业,岂能这般糟践?
——国贼不除,便是国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