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民族学考研:女性羌族舞蹈胯部律动的当代转捩

女性羌族舞蹈胯部律动的当代转捩

文化生态学者斯图尔德认为,“文化核”(cultural core)(生存方式)因其所利用的特定或“有效”的环境(土壤、气候等)而发展起来,又反过来促使其他文化特征(社会组织)的形成,即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在文化的变迁过程中进行互动[8]。基于此,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虽然不断地相互塑造,但仍就是不可分的两个领域。而舞蹈就是二者相互塑造最明晰的视觉产物。舞蹈文化作为一种视觉文本,其透析出来的民族心理机制是特定民族在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长期的博弈与融合中积淀而成的。德国心理学家威廉·冯特指出,民族心理是社会因素的结果,是人的高级心理过程的体现,是人类的“文化成果”[9]。因而,一个民族的舞蹈的视觉呈现,就是这个民族内在心理文化机制的展示。羌族舞蹈作为羌族文化心理的重要视觉呈现,浓缩了羌人的各种寄托。虽单由舞蹈动作的外延形式来看胯部律动是羌族女性舞蹈动作协调运动的结晶体,但从舞蹈艺术内涵与外延的整体高度来看,其文化根基才是最重要的内核支撑。从女性的视角点出发,女性羌族舞蹈胯部律动与以下三种羌族民族心理机制紧密相连。

(一)神秘的巫文化与女性生殖崇拜

《说文解字》中说:“巫,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10]这就是说,巫是以舞来交通人神关系的。据口传资料显示:羌族最高的宗教祭祀活动中也有女巫师的参与。汶川绵篪一带就有女巫师的传说。“‘歌仙节’*这种礼仪舞在一般的礼仪活动中少有出现,如逢寨内三年没有遇人凶死,以示吉利,便由寨内年老的女性跳此舞以示庆贺,其舞蹈只以胯部动作,特别是胯部往复转动的韵律为主,反映古羌人原始的审美情趣。”[11]对生殖这种神圣的巫术祭祀活动的描述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因为在古羌*原始社会,生存环境严酷恶劣,人均寿命很短,在氏族人口减少极快的严峻危机中,唯有妇女的旺盛生殖力才能挽救整个氏族或部落的灭亡。因此古羌人民对女性生殖力量的崇拜,自然就成为原始宗教和神话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羌族*尊“女性”化身为“女神”尊崇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歌舞女神“莎朗姐”、配偶女神“俄巴巴瑟”等。

(二)羌族的生育观

羌族“释比”*唱讼经文开头的三句话说:“有了天才有地,有了地才有人,有人才有故事。”[12]此话是由流传于茂县赤不苏、沙坝、较场等羌族地区的神话而来,这是在讲“在原始的混沌中,天神木比塔泪水引发了大洪水,癞蛤蟆转世变为大地,从而人类开始了新的繁衍生息”[13]。黑格尔在《黑格尔美学论》提到:“生殖这种神圣的活动在许多描绘的形象里是很感性的,男女生殖器是看作最神圣的东西。每逢神降临到现实世界时,他也以很庸俗的方式参与日常生活的活动。”[14]从羌族历史记载反映出女性在繁衍生息的过程中担当着比男性更为重要的作用。羌族有其特有的生育文化内涵,在羌族的文化中男女之间求偶的方式以舞蹈形式出现,双方靠舞蹈动作来传达情感。通过呈现“摆胯”动作快速“摇动、摆出”的律动可以集中体现女性舞者强烈的性欲本能欲求和对自身具有无限生育能量的炫耀。女性通过“炫耀胯部”而达到吸引男性与其对偶实现繁衍生息的生育目的。

(三)半农半牧的生产文化

羌族主要聚居在四川西北部河谷地带及山区的自然生活环境中,半农半牧是羌族主要的劳作生产方式,其原始的社会分工主要是男子担任狩猎、放牧,女子担当在家的粗耕农产。在常年的重复劳动中羌族妇女们总结出一个既省力又有效率的用力方法:将筛子放置于自己的胯部用两侧胯骨顶住,双手扶筛通过来回转动胯部达到滤、筛谷物的目的。显而易见,舞蹈转胯的姿态与其极为相似,舞蹈中晒场上女人们双手手心向下在身前随身体摆动划圈转胯自然而然地形成“转”胯的视觉表征。因此,女性羌族舞蹈胯部律动是生产劳作中胯部动律轴向转动的艺术再现。

如今,随着消费文化的来临,羌民族原生态的舞蹈文化正逐渐走向一种脆弱化。纵观羌族舞蹈文化,其得以存在的根本原因在于羌族舞蹈依赖于羌族稳固的民族文化生态环境。但在消费文化席卷的今天,羌族舞蹈文化已不再适应现代舞台表演的视觉呈现机制。此外,受全球化的影响,对于民族身份的追寻,又促使羌族舞蹈在今天必然要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视觉标识。基于此,羌族舞蹈在现代文化视觉的诉求和民族文化身份认同的双重作用下,如何借助于现代舞台艺术的视觉表达,以新的视觉形式被大众所认同,成为一个重要的论题。

传统的文化传承和传播虽然是通过口传身授或者文字来进行,但是由于传播者个体记忆的差异性,文化往往会产生遗失的问题。现如今,随着数字媒体技术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更多不一样的视觉体验方式。

新媒体的影像技术给舞台美学空间的营造带来了更大的自由,数字成像技术可以在舞台上塑造出“触手可及”的深度体验,虽然偏离真实的生活场景,但其形成的视觉效果却越来越逼真,使观众在欣赏的过程中有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感知。若我们借助现代舞台设计中数字媒体技术的这一优势对羌族舞蹈的原生态文化空间进行再现,那么,羌族舞蹈文化便可以摆脱现实地理环境的束缚,实现其自身传播的广泛性。如茂县羌族城演艺中心内,当地羌族演员通过舞台成像技术展演羌族农耕生活。古羌农耕文化以借助现代舞台艺术设计手段“走”进了虚幻的空间,视觉接受者可以在室内有限的舞台艺术空间中体验到原生态羌族农耕文化空间。

正因舞台艺术多种艺术领域高度的相互协作、高度统一才确保了舞蹈艺术的视觉观赏性,同时也体现了原生态文化在脱离了原生地之后的另一种再生状态。它使原生态文化不但没有随时代变迁而消失,反而得到新的生命力。又如全国舞蹈比赛女子群舞金奖的获奖作品《呼唤绿茵》,虽说这是一部环保题材的舞蹈作品,但其舞蹈动机的形态发展都是以胯部动律为基点的,尤其是多处放大“摆”胯动姿和处理动姿运动的快慢节奏与方位,以此来突
民族学考研女性羌族舞蹈胯部律动的当代转捩_文化_视觉_环境(民族学考研考哪些科目)插图
显舞者快速“摆”出的胯姿如同节节生长树苗正随风摇曳着新生的枝条。此舞蹈已在全国各大文艺晚会中展演,并且成为各舞蹈院校实习与排练教学环节中的学习剧目,以此舞来训练舞蹈学员的舞台表演以及强化羌族民间舞动律元素的风格训练,这为女性胯部律动传承提供了新途径,并拓展了民族文化的展示平台。

现代舞台艺术的技术具有营造舞蹈所需的视觉空间的能力,而羌族女性舞蹈胯部律动本身是有一种特定区域的民族舞蹈文化,只有借助于现代舞台艺术的这种特性,它才能从一种区域的固定文化形态实现向一种大众的、流动的、可传播性文化形态的转变,而这也正好符合了现代社会消费文化、大众文化中人们快餐式消费的心理机制。

总而言之,通过对羌族女性舞蹈胯部姿态视觉表征方式的学理性梳理,我们发现胯部律动不仅仅是舞者在周围转动、摆动、旋动的人体运动,而且是一种生命本能与精神创造的仪式。在进入当代文化语境之后,羌族女性舞蹈却面临着脆弱化的困境,然而现代舞美设计中的数字技术却为羌族女性舞蹈在当代的转捩提供了新的视觉语汇。羌族女性舞蹈胯部律动作为一种民族舞蹈肢体语汇,借助于现代舞台艺术的这种特性,得以从一种区域的固定文化形态向一种大众的、流动的、可传播性文化形态转变,而这一转变也正好符合了现代社会消费文化和大众文化中人们快餐式消费的心理机制。新的时代气息为羌族女性胯部律动带来了新的律动展示艺术空间,同时也赋予了羌族女性胯部律动不同的时代文化价值和艺术视觉表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