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民族学考研:爨僰军与元朝的西南边疆治理

爨僰军与元朝的西南边疆治理

张述友 王世丽

摘要:爨僰军作为元代西南乡兵,经历了大蒙古国时期的军事征讨、元初屯田守土、元中后期演变为普通民众的三个发展阶段。大蒙古国时期,爨僰军充分发挥了远距离作战湖广等地、平定云贵叛乱、征战云南未降附地的作用,辅助元朝确立了对西南边疆的统治;元初,爨僰军完成九处屯田,既有军屯形制的典范作用,也有层级性军事布防的考量;元中后期,爨僰军最终完成从军户到民户的演变,促进了西南边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元朝对以爨僰军为代表的乡兵运用是成功的,乡兵是元朝稳定和发展西南、东北、东南陆疆与海疆的重要辅助力量。

关键词:元朝 爨僰军 乡兵 边疆治理

爨僰军又名“寸白军”,为大理国时期的常备军,元代被降格为云南乡兵,活动区域从云南扩大至西南地区。关于爨僰军问题的研究,民国时期夏光南先生关注较早,《元代滇之寸白军》对军队缘起、性质、人员构成、战斗力进行了概述性讨论;方国瑜先生有所发展,提出爨僰军的乡兵性质;此后张增祺、段玉明、张锡禄等就以上问题继续讨论。(1)但除夏光南先生之外,未再有专篇讨论爨僰军系列问题,甚至连爨僰军的整个活动轨迹也未曾梳理清楚。本文试图通过整合支离破碎的史料,探究爨僰军在元代的活动轨迹及最终历史命运,整体把握爨僰军在元代西南边疆治理中的作用。

一、大蒙古国时期爨僰军与西南统治的确立

1253年,蒙哥汗为实现“斡腹南宋”,命皇弟忽必烈率大军兵分三路攻取云南,结束了大理国割据云南的历史,迎来蒙古统治云南的时代。但蒙古军忙于辗转全国各地征战,无暇顾及云南的军政统治,只留下兀良合台继续征战云南未降附地,扶持羸弱的大理段氏辅助执掌云南成为忽必烈的最佳选择,其中就包括仍有强大战斗力的爨僰军。大蒙古国至元初,段氏率领爨僰军先后追随蒙古大军远距离征战南宋广南西路、荆湖北路、荆湖南路等地,平定云南境内舍利畏叛乱,征战云贵未降部,打破了爨僰军只活动于云南的界限,成为活跃西南地区的一支军事力量,协助元朝确立了西南的统治。

(一)配合统一战略

爨僰军追随兀良合台远距离征战南宋广南西路、荆湖北路、荆湖南路等地。1258年,兀良合台率蒙古军三千,爨僰军一万,从滇东沿宋代以来广南西路横山寨买马道,一路势如破竹攻破今广西田东县、南宁市、贵港市、象州县、桂林市等地,又挥师北上,连破今湖南沅陵县、怀化市、长沙市,大小战役十三次,共斩杀宋兵四十余万。(2)翌年,兀良合台率大军在今湖北武汉与忽必烈胜利会师,部分爨僰军则继续征战于荆湖北路今桑植、沅陵等地,“爨僰……再从济江攻鄂东北”(3)就是例证之一。此次系列征战,爨僰军在人数上是蒙古军的三倍之多,一路长驱直入南宋统治腹地广南西路、荆湖北路及荆湖南路,可谓是披荆斩棘、骁勇善战,顺利完成了从西南包抄南宋的任务。1261年,时人详议官王恽拟定《宣谕大理及合剌章俾还本土手诏》,“嘉汝等(爨僰军)远自云南,导从先锋,转战千里,直渡鄂渚,以达于此,勤已至矣。今者俾尔各还本土,以遂厥性,优赐各有差”(4),朝廷下令赏赐征战湖南、湖北的爨僰军,令其陆续返回云南原籍。但部分爨僰军官兵就地解甲归田,落籍于今湘鄂一带,即今湖南白族的由来,使得桑植县成为湖南白族聚居地,为桑植县的开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二)平定社会动荡势力

信苴日(段实)率爨僰军平定声势浩大、波及云南全省的舍利畏起事。1264年,舍利畏集结滇东三十七部及楚雄、姚安、昆明等三十万兵力,攻入昆明等地。(5)云南宗王不花(6)两次密集调遣爨僰军“率众进讨”舍利畏,激战过后,才得以收复今昆明、楚雄、玉溪、曲靖、宣威等地,使滇东爨部重新归附。信苴日因平定舍利畏起事有功,被
民族学考研爨僰军与元朝的西南边疆治理_云南_平定_大蒙古国(民族学考研考哪些科目)插图
朝廷赐予“金银、衣服、鞍勒、兵器”(7)。1274年,舍利畏再次起事,信苴日用计将舍利畏“枭首于市”,舍利畏起事终因舍利畏被杀彻底平定,元朝又赏赐信苴日“金一锭及金织纹衣”(8)。与蒙古军相比,信苴日及其领导的爨僰军更加了解云南的局势及舍利畏军队的特点,这是能够平定舍利畏起事的重要原因。舍利畏起事波及云南多个区域,给蒙古统治者以沉重打击,信苴日及其领导的爨僰军维护了蒙古在云南的继续统治。

(三)征讨未降诸部

大理段氏率领爨僰军多次征战“远近啸聚,大为民梗”的未降附者。(9)信苴日与信苴福亲率“爨僰军二万为前锋”,协助蒙古军征战尚未归降的云南诸部。如1276年,平定摆夷、和泥等未降附部落;1277年,平定永昌之西的腾越、蒲、骠、阿昌、金齿等未降部落;1280年,平定贵州八番、罗氏鬼国的叛乱;1283年,平定施州子童及会川诸夷的叛乱;1287年,平定维摩蛮未降部落。(10)

总之,自1258—1287年间,爨僰军耗时三十年完成对西南的征战,维系了西南边疆的大一统,西南疆域得以充盈,开辟了面向中南半岛的战略前沿,云南战略纵深得以保障。据《元史·地理志》载云南四至:“其地东至普安路之横山,西至缅地之江头城,凡三千九百里而远;南至临安路之鹿沧江,北至罗罗斯之大渡河,凡四千里而近”(11),当时云南行省的范围包括今云南全省、贵州省西部、四川省西南部及今缅甸北部、越南西北部、老挝和泰国北部。爨僰军对元朝西南疆域的确立发挥了较大的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