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熹*陆九渊 /

“鹅湖讲道,诚当今盛事。伯恭盖虑朱、陆议论犹有异同,欲会归于一,而定所适从。”——《陆九渊集》

part.1?人物介绍?

海西格物大帝,朱姓,名讳熹,字元晦,后世尊称朱子。朱子生于1130年,传说其出生时有紫气伴生,那日的长安城隐有龙影潜游。朱子少年得志,十九岁便得黄金榜上龙头垂青。但他更大的成就则是在思想之创发。朱子为学勤恳,修行扎实,先后两次大悟,第一次史称“丙戌之悟”,第二次史称“己丑之悟”。己丑悟后立地封帝,上承二程,继孔孟以来千五百年不传之绝学,唯后世潇潇竹林清影阳明子可与之并驾齐驱。朱子作为程门第四代传人,将理学推至巅峰,其所建构的集大成理学体系,在此后近千年间对中国的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海西格物大帝像
干越宇宙尊者,陆姓,名讳九渊,字子静,由于其传道于象山书院,故常为人称其为“象山先生”。象山先生生于1139年,小朱子九岁。象山先生自小称才,四岁便求索“宇宙”之奥妙,十三岁得参天地造化,因读书而悟得“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之道,名动一时。以此为本,行“发明本心”之工夫,自信“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但也正是因此,开罪了重视读书而强调“格物穷理”的南天格物大帝朱子。一时间,江湖风雨尽染白纱,一场理学与心学、海西格物大帝与干越宇宙尊者的交锋,已然不可避免。
干越宇宙尊者像
part.2?紫禁之巅?
事件起因?
南宋淳熙二年(1175年),东南三贤之一的金华老祖吕祖谦到福建拜访朱子,相与论学。他们一起研读了周、张、二程的著作,感慨其书之浩博,又想到有必要为年轻的后学们了解理学选编点阅读材料,于是就有了《近思录》一书。书成之后,吕祖谦便也该回浙江去了。朱子恋恋不舍,为友人送行,二人于寒潭旁击缶高歌“朋友你今天就要远走,干了这杯酒”,然后这杯酒就从福建一路喝到了江西。

在当时,干越宇宙尊者陆象山作为江西的后起之秀已然提出自己“发明本心”的哲学思想,并隐隐形成了与海西格
…中哲紫禁之巅海西格物大帝vs干越宇宙尊者丨哲学考研(紫禁之巅原文)插图
物大帝朱子分庭抗礼之势。而吕祖谦作为朱子的好友和陆象山的前辈,一方面希望二者可以互相和解,共同发展儒学,另一方面也正好有能力充当他们之间的纽带。因此,吕祖谦就自告奋勇攒了个局,想着要是能让他俩和解,那三个人不就可以一起斗地主了嘛!于是就约了象山先生陆九渊和他哥哥陆九龄(四个人也可打麻将)。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既然陆象山和朱子是要决战紫禁之巅,那陆氏兄弟内部肯定是要先统一口径,一致对外的。不然万一陆象山在前排稳定输出,老哥陆九龄却突然在后面背刺,那象山岂不腹背受敌?于是在鹅湖之会的前一天,兄弟二人就预先展开了讨论,最后陆象山成功说服了陆九龄,二者一致对外,共克强敌。

?鹤唳孤寺?
书回决战当日。晨气的氤氲雾气包裹住了鹅湖山麓的这座孤寺。远远望去,只见一道白线自天边向下展开。随着天逐渐亮起,几缕日光刺破了挂在天边的残云,伴随着几只惊鹊的吵闹,海西格物大帝朱熹和干越宇宙尊者在此孤寺中会面了。霎时间,夏日的风凌厉起来,多了些肃杀的味道,拂动着二人的衣衫。

这场争论由陆九龄充当开团手。在辩论的开始,陆九龄首先吟诵了自己提前撰写的诗:

“孩提知爱长知钦,古圣相传只此心。大抵有基方筑室,未闻无址忽成岑。留情传注翻蓁塞,着意精微转陆沉。珍重友朋相切琢,须知至乐在于今。”

这首诗展现了陆氏之学重“尊德性”而轻“道问学”的态度。陆九龄强调修身实践必须本于人所固有的与圣人相同的“本心”方才可靠,而朱子注重读书穷理的方法,则不免误入歧途,徒劳无功。但对于朱子来说,人心是不可靠的,私欲与天理混杂其中,如果不通过格物穷理辨析清楚,那么反而可能“认欲为理”。因此,在朱子眼中陆氏兄弟向内求索、发明本心的路子简直就是离经叛道、流入禅学。他强调“道问学”与“尊德性”并重,二者不可偏废。

伴随着一片柳叶被风吹落在庭院中,听到了陆九龄吟诗的朱子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陆九龄如此轻易地上了陆象山的“贼船”。于是暗暗提起了劲头,一代宗师的元气在身体内流转开来。陆九龄诗看似温婉,却暗藏杀机,一时间气氛诡谲的变化起来,孤寺方圆百米内的野鹤急唳,如惊、如惧。陆象山间家兄势头正盛,亦是高歌猛进,胸中浩然气蓬勃,白衫猎猎作响,发须随风而动,尚未陆子见启唇,已有诗声入耳:

“墟墓兴哀宗庙钦,斯人千古不磨心。涓流积至沧溟水,拳石崇成泰华岑。易简工夫终久大,支离事业竟浮沉。欲知自下升高处,真伪先须辨只今。”

与陆九龄相比,象山此诗歌更加激进,可谓杀机毕现。他称自己的思想是“易简工夫”,相对之下,朱子的为学方法则不过是“支离事业”,终将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此一诗如破阵之金戈,长驱于雄雄巍峨,气势如虹。尾联二句“欲知自下升高处,真伪先须辨只今”竟是有不破不还之意。

朱子闻诗声入耳,虎躯一震,竟是未料到对方来势如此之猛,内心极为不悦。天色刹那间昏暗下来,一阵骤风急旋于寺中。朱子胸中勃勃、意气汹涌,有如玉城雪岭,其势似百万大军冲锋,于金鼓齐鸣中一往直前,月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卷奔雷。吕祖谦身处朱子身旁,只觉其势若万马奔腾,仿佛面对着无底的深海或纵云的高山,深知此势绝不是陆氏兄弟二人可以挡下的,于是急忙居中调停,是日便暂且各自休息。

鹤唳孤寺,朱陆争知
鹅湖后记?
翌日,双方各自就不同的理论问题又展开了数十次往返争论,内容包括为学之方、教人之法、易学理论等问题。据时人记载:“鹅湖之会,论及教人。元晦之意,欲令人泛观博览,而后归之约。二陆之意,欲先发明人之本心,而后使之博览。朱以陆之教人为太简,陆以朱之教人为支离,此颇不合。先生更欲与元晦辩,以为尧舜之前何书可读?复斋止之。”

不过如今我们看不到朱子一方对与会论争的记录了,只剩下象山一方单方面宣称的胜利:

“翌日二公商量数十折议论来,莫不悉破其说。继日凡致辨,其说随屈。伯恭甚有虚心相听之意,竟为元晦所尼。”

三年后的一天,陆九龄于铅山湖心古寺再拜会朱子,一阵疾风袭来,湖中浪涛惊鹊,恰逢几声鹤唳,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天。但此时陆九龄却已经渐渐折服于朱子,自讼前日之非。亭下湖水明澈,与那座孤亭莫名的相似,但今日的二人却似是已放下了往日的恩怨,气氛也不若当初那般剑拔弩张,而是平和友善。甚至当翻阅朱子的《中庸章句》时,曾经还讽刺“留情传注翻蓁塞”的陆九龄,也时时发出赞叹。见到当初的论敌开始理解自己,朱子心中不免感到欣慰,负手望向映在湖面中的疏离月影,柳叶又落湖面,月影荡出波纹。此情此景,时间仿佛倒回了三年之前,但却已物是人非。朱子心有所感,随即追和三年前二陆之诗:

“德义风流夙所钦,别离三载更关心。偶扶藜杖出寒谷,又枉篮舆度远岑。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培养转深沉。却愁说到无言处,不信人间有古今。”

图不为鹅湖 但很符合气氛
part.3?考情链接?

1175年,由吕祖谦出面召集,朱熹与陆九龄、陆九渊兄弟在江西信州的鹅湖寺辩论,这场辩论也成为了朱陆之争的开端。这场辩论主要是关于“为学之方”。朱的意思是教人先多读书,然后再由博返约,以达到对于理的认识;陆则主张“先发明人之本心”,而后才开始读书。所论虽为教学,实际上也涉及他们自己的工夫进路。

鹅湖之会
两人的这种分歧,又可以概括为“尊德性”和“道问学”的主从关系问题。朱子认为应当两进兼顾,而象山则必以尊德性为主。但事实上,两人对“尊德性”和“道问学”理解也不完全一致。象山以尊德性即是存养发明人之道德本心,由此可以超凡入圣,道问学只起辅助作用。而朱子则认为尊德性是主敬养心,进而还需要道问学的格物致知,两者如车之两轮,应同时并重。此后,两人的思想在心性论、本体论上也表现出巨大差异,展开长期论争。

鹅湖之会作为中哲史的重点事件,是我们在复习过程中一定需要着重把握的部分。各校对鹅湖之会的考察频率很高,题型上无论是名词解释还是简答还是论述都有可能会考到。如山东大学20年名词解释“鹅湖之会”。

在考察方式上,主要提问方式除了“鹅湖之会”外,“还有“朱陆异同”、“朱陆之辩”或“朱陆无极而太极之辩”。如中央民族大学23年简答题“朱陆之争”,或者四川大学23年论述题“朱陆异同”。当然,“鹅湖之会”只是“朱陆之争”的第一个阶段,所以涉及的内容相对少一些,深度也浅一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